猫猫bot

喵言喵语

【最王】总之是甜饼

 *如题,是很甜很甜的我流甜饼,也很短

*是说好投喂浮游酱的甜的

*新人第一次正式写文,真的很甜可能会蛀牙,还很ooc,可能还会有bug轻点打xx

*第一次用电脑发东西我现在很慌很慌,刚刚电脑还死机了我差点没被吓死

总之下面是正文,祝使用愉快




洁白无瑕的白玫瑰,或许应当加上粉嫩的粉,鲜艳的黄,才能更突出他的可爱吧。

 
 
 
该如何表达我对你的喜爱呢?这份仿佛要把我吞没的感情,连自己都不知道源头,是那一天天亲密无间的陪伴吗?是那一次次挑逗般的肢体接触吗?还是...… 
 
我意识到自己又陷入了有关于你的思考,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诸如此类的问题我也思考了不少,甚至于在餐桌上食不下咽,在被窝里辗转反侧。我也因此被你嘲笑过很多次,什么熊猫眼啊!也不想想是谁的错 ! 
 
我抬起头,注意到你正在往并不属于你的咖啡里加入过多的方糖,混着因午后空荡的餐厅而肆无忌惮的阳光搅拌起来,嘴里叨叨着什么“最原酱一定会喜欢的吧”。我叹了口气,我明明说过自己不喜欢吃甜食的,但是我想我现在不讨厌了,不如说很喜欢,不管是加了许多方糖的咖啡还是搅拌着咖啡的你。 
 
但果然还是很甜啊! !甜的过了头 ! 
 
我硬着头皮在你期待的目光下把那甜得不像咖啡的咖啡一口闷了。你的语气随即变得委屈,漂亮的紫色虹膜上也沾染了水汽,抱怨起我的不走心。咖啡本应细细品尝,你的眼泪即使是虚假的也应有人珍惜,就像人鱼的眼泪会变成惹人喜爱的珍珠。我不禁抚上你的脸颊,你放声大哭的动作夏然而止,我为你抹去仍残留着的泪水,亲吻上因假哭而微微发红的眼眶。你却始终愣着,连那句“是说谎的哦”都没有说出口。在我开始怀疑你是否被我吓傻了的时候,你就像突然反应过来似的,猛的推开我,撞开餐厅的门往外跑去。 
 
在餐厅外的赤松同学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站在门口惊讶的看着我。 
 
我对你过于亲密的行为大约是被人发现了。 
 
 
 
在很久以前我就曾被同学们开玩笑道我与你的关系是否已经超过了朋友之间应保持的距离。邻居,幼驯染,从幼稚园开始便上的同一所学校,几乎一样的上下学路线,因为你过分轻浮的性格而频繁发生的肢体接触,被你挂在嘴边的“最喜欢”  ... … 
 
我说着否认的话语把这件事敷衍了过去,心中却感到越发的苦涩,我并不是那种会隐藏内心的人,所以我想我已经表达的足够清晰,而你却从未回应过我的感情,就像什么也不知道一样继续着我们的日常生活。 
 
我习惯于在你有约的周末早上买上一束花,捧着花往集合地点走去。因为害怕被拒绝而不敢把喜爱之情说出口,于是回家的时候又像没事人一样把花带走。一开始你还会对此感到好奇,到后来你也懒得理会了。久而久之我家里的各个地方都放上了各式各样的花束,有已然枯萎的,也有还在抢眼盛放的。许多种类的花香混合在一起,总能让我头晕目眩。 
 
但今天稍微有点不同,我在花店门前碰见了赤松同学,自从上次我逃避了赤松同学的逼问后,她便寻找机会想要与我谈谈,我看到她那坚定的眼神后,我便知道我不可能再隐瞒下去了。 
 
 
 
于是我把我的烦恼表达了出来,包括我对你的感情。 
 
“喜欢的话说出来不就好了!!”赤松同学说得那么的理所当然,我不由自主地为她的勇气感到敬佩。这么简单的道理我当然懂,我的行为暗示做得已经足够彻底,就差直接说出来了。我相信以你的头脑不可能不知道,果然还是要说出来吗…… 
 
我看向手中的花束,是洁白粉嫩的白玫瑰,花朵与花朵之间的间隙被绿叶填满,再鲜艳的绿叶也被抢眼的白玫瑰蒙上一层灰。这和谐的花簇被粉色的硫酸纸包裹着,显得无比的可爱。 
 
“这束花是准备送给王马君的吗?”赤松同学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把我吓了一跳。 
“看你这个反应是没能送出去吧。”赤松同学接着说了下去,被说中心事的我的心情逐渐变得低落。 
“既然如此,那不如来测试一下王马君对你的感情吧?”赤松同学俏皮地眨了眨眼,把我往花店旁的小巷拉去。 
 
 
 
就在我还在与赤松同学讨论的时候,你突然出现在我的旁边,纤细的手臂缠绕起我的,温暖的身体紧紧贴着我的手臂,扭过头就能看到近在眼前的可爱的脸,我的心跳突然变得快速,猛烈的撞击宣告着它的存在感。 
 
我赶紧把快要说出口的话语吞了回去,你都听到了多少?我的想法会不会暴露?但看你和平常无二的表现暗暗放下心来。 
 
我抬起了左手,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离与你约好的时间不远,于是向赤松同学道了别,抱着满怀的白玫瑰拉着你往小巷外走去。 
 
才走出去没多久,你就甩着我拉着你的手喊疼,我连忙松了手。奇怪,我明明没有用多少力的。你揉了揉手,连委屈的眼神也显得格外可爱。我急急忙忙地道歉,你却像开玩笑一样笑了出来,眼中的水雾也在那一瞬间散去。这样的你说着挑逗着我、让我脸红心跳的话语,询问着约会的目的地。我思考了一下,回忆起与赤松同学的谈话,头脑迅速运转起来,拟定了一个计划。 
 
于是我提出了邀请,邀请你到我家作客。你开始吐槽连在周末也无法逃过的家务事,但还是乖乖的跟在我后面。虽说是乖乖的跟着,但你仿佛无法克制你那调皮而自由的天性,时而跑在我前面,逗弄不知道从何来的野猫;时而落在我后头,采摘下路边常开的野花,硬是往我手中的玫瑰花束里塞。直到我受不住你的死缠烂打,给你买了路边那家有名的甜品店的葡萄慕斯。你拿着包装得粉嫩可爱的蛋糕盒,蹦蹦跳跳地和我并肩而行,我有点担心蛋糕的安危了。 
 
 
 
就这样我们慢悠悠地往家里走,等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接近傍晚了。冲在前头的你抢在我掏出钥匙前把门打开,就在我惊讶于你是如何打开门的时候,我猛然想起你拥有着我的备用钥匙,但你手上拿着的分明不是钥匙,而是两根铁丝。 
 
我责备的话语还没说出口,就被因打开门而涌出的混合花香拥了个满怀,活生生把我给呛到了。我们都还没来得及说话,捂着口鼻冲进屋内把窗户打开通风。 
 
待花香散去一些后,你放下手中的蛋糕盒,环顾四周,用一如既往轻佻的语气调侃着我“最原酱这是准备开花展吗”并抱怨着这除了书籍都乱糟糟的屋子绝对很难收拾。我无力反驳,但你没有一点要动手帮忙的样子,懒洋洋地在沙发上坐下,打开蛋糕盒捧着蛋糕小口小口的啃了起来。你嘴边沾上的奶油,也显得十分可爱。 
 
作为你的幼驯染,我清楚地了解你的性格,虽然我本就没有想过你会帮忙,但是你那悠闲的样子实在让我有点不爽。 
 
我停下手中的动作,开始数落你的懒惰。你用你那惯用的手段可怜巴巴地反驳我。怎么说得像是我做错了一样的,我感到有点心绞痛。我继续劝说着,让你与我一同清理这因你而起的烂摊子。 
 
你却不愿离开那柔软的沙发,叼着叉子硬是把话题转走了,询问起有关于这些花的事情,“最原酱为什么要买这些花呢”叉子被你拿了下来,在手上顽皮的旋转着“难道是因为没人给自己送花安慰自己吗?”我的心绞痛越发严重,嘴里不由自主地应答“那个……其实是想送人的……”我清楚的知道我骗不过你,结果还是直接说出来了。 
 
我看到你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随后又开始挖苦我,“难道最原酱因为害怕而不敢送出去吗?真是胆小啊……我可以帮最原酱一把哦!!当然是要报酬的啦,只要最原酱…”“我考虑过了,如果不能把这些花送出去,我就会搬走。”我打断了你喋喋不休的发言,用尽量严肃的语气企图把计划瞒天过海。实际上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谎言,说不定不是呢? 
 
你的眼睛瞬间被眼泪充满,顺着洁白的脸颊流了下来,随后耳朵便感受到了来自你的鬼哭狼嚎“呜哇——呜最喜欢的最原酱竟然因为外面的野花要抛弃身为幼驯染的我啦!!”声音之大让我开始担心你的嗓子,但我想我现在更应该担心自己的耳朵。 
 
我被你的假哭弄得有点头皮发麻,本来心情就乱糟糟的,一不留神就把情绪给发泄了出来。“可以安静一下吗!反正也是假哭不是吗!” 
 
 
 
随着我的话语脱口而出,气氛瞬间变得冰冷。你哭泣的动作停止了,含着泪耍小脾气似的捏着叉子,戳着剩下来不多的、可怜的葡萄慕斯。我不禁开始责备自己。看着被你戳得支离破碎的蛋糕,我的心仿佛也变得支离破碎起来。 
 
我开始受不了这冰冷的气氛,正打算开口就被你抢先了,“为了最喜欢的最原酱的终身幸福,我会为最原酱加油的哦。”你的语气中分明带点苦涩,“是真的哦。” 
 
虽然现在的我仍无法完全了解你的内心,但是从小到大的相处还是让我们有了一点点的默契。我明白你擅长把真心话藏在谎言中,让人分不清真假。但现在我能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样的你也在以自己的方式努力着,尝试着表达出自己的真心。 
 
我的勇气突然就涌了上来,暗自下定了决心。 
 
我走到你所坐的沙发面前,蹲下,试图与你对视。“那王马君愿意收下这些花吗?”你微微睁大你那炯炯有神的、漂亮的紫色眼睛,这双眼睛能使你可爱的脸蛋更具有欺骗性。但我爱极了这双灵动的眼睛,因为它让眼前这个我深爱着的人可以欣赏这个美丽的世界。 
 
我顿了顿,继续说了下去“我希望王马君可以收下。”不管是象征天真的白玫瑰,还是象征纯洁的白百合,“我喜欢王马君啊。”无论是恶作剧成功时露出的笑容,被过分责备时假哭的泪水,还是被我的直球打个措手不及时捂着发烫的脸蛋跑走……都是那么的可爱,都能让我喜欢的不得了。把这些喜欢全都塞到口袋里,还生怕有人会把它们偷走。 
 
“和我交往好吗?我想一直和王马君在一起。”呜总习惯在口袋里放上几颗糖,时不时取出来品一品,葡萄味的汽水糖在口中炸开,甜甜的,又让人上瘾。你若是询问我要糖吃,我则会掏出一颗咖啡味的,我希望你能像我一样上瘾。但你一定会抱怨咖啡的苦涩,抱怨我对咖啡的喜爱。 
 
你从一开始惊讶的状态恢复过来,低着头,微红的耳朵证明了你一定一字不落地听到了。啊,好可爱,好想捧着你因为害羞而染上粉色,擅长吐出谎言的嘴巴会微微上扬,若是与你那双能反映内心的眼睛对视,那里一定倒映着我坚定的眼神。就此一眼,终其一生。 
 
“啊哈哈,这次是我输了呢!”你抬起头,语气和神情都回到了平时的模样,“不过如果是最原酱的话,可以哦!”我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砸了个头晕目眩,呆呆地发出了一个常见的疑问词。你毫不犹豫的开始嘲笑我。 
 
但我清楚的看到你眼中的是不可能欺骗人的喜悦。注意到我们视线的接触,你变得安静下来,嘴角果然带着想象里那样的微笑。逐渐的我们被彼此吸引,距离被刻意而又不显眼的缩短,最后变为无法分开的负值。 
 
嘴唇上传来的是柔软温暖的触感,你的手臂缠绕着我的脖子,以免我的分心,同时我的手插进了你柔软的发间。我们的舌头彼此缠绕着,疯狂又甜蜜的占领着对方口腔的每一片空地。你的口中仍残留着葡萄慕斯的甜味,想来我早已因为你而对这样的甜味上瘾了。 
 
距离再次拉开后,我分明看到从窗户照射进来的、属于黄昏的暖色阳光与你翘起的紫色发尾发生激烈的碰撞,产生的却是柔和、温暖的场景。这些与你微红的脸颊,带着水雾的眼睛和泛着水光的嘴角,形成了我此生见过的最美丽的场景。 
 
我想我如咖啡的单恋已经结束了。 
 
 
 
我对你的喜爱就像装满糖果的玻璃瓶,会被你的体温所融化,变为甜蜜的糖水。 
啊,你看,它又溢出来了。 


-end-


很完美的烂尾了xx

其实这篇的灵感是在色彩课上画的白玫瑰和百合xx玫瑰真好画我爱玫瑰(其实开篇第一句话就是我流白玫瑰的调色方法(

我原本想着周六上课再发的但是某人催着想看我就先发了

历史课听着歌写文真爽

系置顶的自我介绍!

俺也来搞个自我介绍xx


 

本喵是王马葡萄芬达喵ww本名是果にや,翻译过来就是果喵ww别名有蟹柳和沙拉酱ww都是喜欢吃的东西w喜欢咋叫咋叫就行xx

以及@浮游动物 这是俺老婆俺拉出来炫耀炫耀
 



 

主混的圈子是dr/drrr/音乐/游戏圈,有自己的人设和oc!是个超级人设厨!有很多图和表情包但是一般不在lof上发,来找我共养oc或者oc互动也大欢迎!三次元只喜欢羽生结弦,只要不过多涉及三次元都可以来找俺聊!本喵很好聊的ww就是很怕生xx也很怕主动找别人聊天,所以如果有人愿意主动找我聊天就好了!!什么都可以的闲聊也行!如果我没事找事找你聊天证明我真的特别喜欢你了!!还有的情况是很喜欢但是不敢说话x


 



 

cp的话只要是最原终一和王马小吉相关的都吃,主要吃最王最xx偏爱黑吃黑!目前在肝的有几张画和几篇文xx如果愿意来催我肝粮或者讨论产粮的话我会很开心的!!虽然最近备考很忙xx


 



 

特别提醒:俺是一位声音很像女生的男生!!虽然被认错性别我已经习惯了但是多了还是会有点烦的xx


 



 

雷点是bp/ky/mxm,有什么不喜欢我的点可以直接说的!我会改!但是不要偷偷的在心里讨厌我!可以吗?


 



 

总结就是想找愿意和我聊天的人聊天!!如果有人愿意和我连麦复习或者肝东西的就更好了!

昨天考试给小老婆摸的鱼,这边也炫耀一下x拍的不清楚的重新拍了w就不艾特啦,看她看不看的到()

给零零(翅膀dalao@(* ॑꒳ ॑* )阿零 上的色www我草鸡喜欢这个图的www经常拿来炫耀xd(我感觉我自己就只会上色了xd

*新人第一次写文der
*全程没有出现人名,爱代入谁代入谁,我就把tag打在我喜欢的cp那里咯
*设定什么的都随便啦,反正脑袋一抽码的哈哈哈
*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更的啦,其实也可以看成就这样完结了,最后那个「他」到底有没有死,可以自行想象,当然如果有机会更的话还是会有主线剧情的
*欢迎dalao们来抓虫,抓到的请在评论里说一声,谢谢配合www
*因为iPad控制,如果直接发上来格式可能会出问题,所以用了图片,有什么不舒服的请照直跟我说www
*最后求一下红心蓝手,感觉我这后记都要比正文长了哈哈哈